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熟的記憶《十四》

 他就坐在房內那唯一的椅子上,翹著腳雙手環抱在胸前,靠著椅背微仰著下巴,一對濃密的眉毛深深糾結著。
 
「怎麼了嗎?辛巴達先生?」阿里巴巴停下手邊的動作,稍微轉頭望向他。
 
「我就這麼回去的話,應該會有好一段時間碰不到酒了吧……」語氣裡是深切的哀痛。
 
這次因為醉酒幹的好事弄得把阿里巴巴都嚇出宮了,不管怎麼想,回去後肯定是不會被允許喝酒的吧。
 
一想到這一點,辛巴達不禁感到悲從中來,何況那天之後到現在他可是連一口酒都沒沾。
 
早知道剛剛和阿里巴巴在街上時,應該偷偷去買一些藏起來喝的才對。
 
阿里巴巴微微一怔,說起來辛巴達先生那麼愛喝酒的人,為何剛剛在酒吧一杯酒都沒點呢?
 
「……難道剛剛辛巴達先生在酒吧之所以沒有點酒,是因為顧忌我嗎?」腦中思路轉了一圈,阿里巴巴似乎明白了什麼。
 
拋出的問句得到的回應是辛巴達默認般的苦笑。
 
阿里巴巴轉過身來雙手插腰,從鼻腔中輕輕呼了口氣,有些好笑地看著他。
 
「辛巴達先生其實不用顧忌我的。」阿里巴巴心頭覺得暖暖的,卻有點過意不去。
 
不過這麼大一個成年人為了不能喝酒這種事而耍賴著不想回去,這樣孩子氣的一面到底該說是幼稚還是可愛呢?
 
手抵著下巴想了想,阿里巴巴續道:「不如這樣,我去買些酒回來吧?辛巴達先生喝一些再回去。」
 
「我說阿里巴巴啊,你都忘記那天晚上的事了嗎?要是我又喝醉了怎麼辦?」
 
「放心吧,這次我會看著辛巴達先生不會讓您喝太多的。」阿里巴巴單手握拳搥向自己胸口,信心滿滿的樣子。
 
「還是不行啊阿里巴巴,現在喝了回去免不了一身酒味,我要是那個狀態帶你回去,肯定會被賈法爾嘮叨一頓的,說不定被禁酒禁得更嚴重。」他也是思考過各種前因後果之後才感到如此無奈的。
 
「那……不然明天早上再回去吧?」阿里巴巴也沒怎麼多想,過夜邀請就這麼脫口而出。
 
「……哎?」連辛巴達一時間也不禁有些錯愕。
 
在阿里巴巴這裡留宿?雖然也不是從沒思考過這可能性,可是……
 
「雖然比起辛巴達先生的床可能小了點,不過我想一個人睡起來應該還算舒適,我打地鋪就行了。」
 
「等等等等……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來這裡佔了你的房間還把你趕到地上去睡?要也是我打地鋪啊。」
 
把年紀比自己輕了許多的孩子趕下床自己睡床上,他堂堂辛巴達怎麼可能幹出如此沒有大人風範的惡劣行徑。
 
況且他原本是來道歉的,哪有為了自己能喝酒卻反而讓被道歉的受害人沒床可睡的道理。
 
「這怎麼行,辛巴達先生可是國王,我也不可能在您的國家讓您睡地上而自己睡床上啊,這要是被人知道了我哪裡還有臉待在辛德利亞。」
 
而且不管怎麼想,讓比自己年長的長輩睡地上,這也實在太沒禮貌了。
 
「放心吧,不會有人知道的,而且我也不在意那種事。」辛巴達擺擺手,覺得阿里巴巴多慮了。
 
畢竟他也不是養尊處優長大的,餐風露宿沒少過,打打地鋪又算什麼?
 
「不行!絕對不行。」阿里巴巴也是有著不能妥協的個人原則。
 
「……」辛巴達一臉凝重地看著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一臉堅定地回望著辛巴達。
 
兩人汗顏對視了一陣子,不久之後,由辛巴達先開口提議道:「不然…一起睡?」
 
辛巴達仔細觀察著阿里巴巴對這項提案的反應,後者瞠著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愣住了。
 
其實由辛巴達自己提出這樣的提議是有點不好意思的,畢竟兩天前他才差點把人家給推倒,對方會不會想跟自己同床恐怕都是個問題。
 
但眼下雙方都如此固執,好像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案。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麼,辛巴達看見阿里巴巴臉上閃過一抹可疑的臉紅,接著微微低下了頭,目光別向了一旁。
 
「這……」少年的樣子有些猶豫,卻不是很排斥的樣子。
 
感覺不是完全沒機會,辛巴達繼續接著道:「雖然兩個人睡似乎是擠了點,不過倒也不是容納不下,就是比較委屈你得跟我這個大男人擠一張床。」
 
不得不說這旅舍房間小歸小,床鋪大小卻也還算寬敞,看上去兩人睡起來一早應該也不至於腰痠背痛。
 
聞言,阿里巴巴抬起頭喊道:「不、怎麼能說委屈,讓辛巴達先生和我擠一張床我才不好意思呢……!」
 
畢竟若不是為了出來尋他回去,辛巴達先生大可以躺在舒適的宮殿裡讓人服侍就寢的。
 
不過,就這麼跟堂堂一國之王擠在這樣的小床上,真的沒有關係嗎?
 
「哈哈,是我占了你的床才不好意思吧。」
 
而且阿里巴巴既不是什麼其醜無比的醜八怪,也不是什麼彪形大漢,細瘦的身形不但跟女孩子沒差多少,甚至長得也挺標緻的,他辛巴達有什麼理由好委屈的?
 
「可是……」
 
「難道阿里巴巴覺得我像是會在意跟人擠一張床這種小事、心胸狹隘的男人嗎?」
 
「不、怎麼會……!」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
 
「咦?」
 
「今晚就打擾你了,阿里巴巴。」說完,一個溫和的微笑。
 
「哎?啊……嗯。」阿里巴巴還沒回過神,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他征愣著點了點頭。
 
看著那一貫和善的微笑,再想到接下來兩人將會同床共寢,不知為何阿里巴巴感到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緊張。
 
不過就是跟同樣是男人的辛巴達先生一起睡嘛,阿里巴巴你怎麼像個小女人似的?
 
意識到自己心裡升起的古怪情緒,阿里巴巴甩了甩頭,立刻將這樣奇怪的想法拋諸腦後。
 
 
 
 
※※※※※※※※※※※※※※※※※※※※※※※※※※※※
 
 
 
「所以說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辛巴達先生~……」
 
事情似乎朝著意料之外的方向發展了。
 
辛巴達輕皺眉頭看著眼前雙頰赤紅、身形有些搖晃的少年,想著到底該怎麼應付這口齒不清的提問才好。
 
想不到阿里巴巴的酒品其實並不是很好。
 
不對,也不是不好,只是沒想到是一喝酒就會開始發牢騷的類型,還是說是因為心裡積了太多苦悶呢?
 
將放著酒瓶的桌子移到了床邊,兩人雙雙換上就寢用的舒適睡衣,就坐在不大不小的床鋪上把酒共飲。
 
數個剛剛從老闆那裡要來的軟墊抱枕墊起一個高度,他和阿里巴巴的背就分別靠在上頭。
 
阿里巴巴相當守約定地沒有讓他喝醉,但想不到卻是他自己醉了。
 
當時想著既然要喝酒,當然是兩人一起喝,而且基於補償的心態所以他也一直讓阿里巴巴盡量多喝點。
 
阿里巴巴大概也是擔心他又喝太多吧,便將他遞過去的酒全都笑著接下來了,而且相當捧場地喝得一滴不剩。
 
然後,就變成這樣了。
 
一開始阿里巴巴酒意微醺之時,樣子還挺正常的,不久之後,就開始對著他說起一些細碎的叨念。
 
要是平時,溫和有禮的他肯定不會對他說這些,看來阿里巴巴最近累積了不少壓力,而且顯然是能藉喝酒壯膽吐露真心的那一型。
 
傷腦筋的是,目前居然開始說起了他喝醉那天晚上的事,這種尷尬的話題,真是讓他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雖然辛巴達先生可能跟很多人做過那種事了,但對我來說這種事情還是很重要的啊……」
 
阿里巴巴低著臉雙手捧著酒杯,臉上是怨婦一般的哀怨神情。「辛巴達先生不覺得很過分嗎~居然是因為喝醉……我喝醉了也沒親過女孩子啊……」
 
「呃……抱歉,是我錯了……」辛巴達除了道歉好像也想不到其它回答了。
 
他有些意外,阿里巴巴表面看來坦然的樣子,原來心裡對那件事一直都沒有釋懷。
 
但接吻這種事會在意成這樣,如果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大概就是真的覺得跟個大男人接吻很噁心,心裡留下陰影了吧。
 
說到底畢竟是自己的責任,但具體到底該怎麼負責呢?
 
「所以說了我不是要辛巴達先生的道歉啊~」又喝了一口酒,阿里巴巴含糊地嚷嚷著。
 
「那……不然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我…我也不知道……」低下頭,他嘟嚷著,音量明顯地變小了。
 
「……」
 
面對這樣的回應,就算是辛巴達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但意外的是,阿里巴巴的牢騷已經好一段時間了,他卻還是能有耐心聽著這醉鬼神智不清、像在無理取鬧般的發言而不會感到不耐煩。
 
「可是……我不明白啊……」
 
「不明白什麼?」
 
「明明…重要的初吻就這樣沒了,為什麼我卻一點都生氣不起來啊……」口中吐露出來的一字一句,彷彿向是對自己說的一般,阿里巴巴沒有聚焦的目光只是盯著手中的酒杯。
 
「什……」初…吻?
 
「為什麼我沒辦法討厭和辛巴達先生接吻啊……」說著說著,原本就哀怨的表情好像要哭出來一樣。「我難道真的不正常了嗎……」
 
此刻的辛巴達,目光別向了一旁,忍不住伸起一隻手掩住自己下半邊臉的表情來掩飾自己被動搖的內心。
 
那個居然是初吻啊……
 
難怪這孩子會在意成那樣,這樣說來自己真的是做了很糟糕的示範。
 
只是在升起小小罪惡感的同時,不知為何對奪走阿里巴巴初吻這件事,卻反而升起了莫名的優越感。
 
「太過分了啦~為什麼為了辛巴達先生一個吻我要煩惱成這樣啊~~……」
 
在辛巴達思考的同時,阿里巴巴的抱怨聲依然持續著,伴隨著濃厚的酒味撲向自己的臉。
 
辛巴達神色複雜地看著他,不知道該露出何種表情。
 
雖然這些醉言醉語原本辛巴達是沒打算認真去理會,但這聽起來好像是阿里巴巴喜歡他一樣的發言,卻又讓他特別地在意。
 
……難道阿里巴巴喜歡上他了嗎?
 
怎麼可能。
 
……不對,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此時的阿里巴巴已經重新抬起頭,紅通著一張臉死死盯著他。
 
「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辛巴達先生這麼冷靜啊……我也要奪走辛巴達先生的初吻才公平啊~~」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已經沒有初吻這東西了啊。」不過,和男孩子的初吻倒是妥妥地交給你了,這麼說的話這孩子是否會釋懷點呢?
 
「可是……可是……」
 
聲音聽上去好像真的要哭出來了。
 
雖說是醉了,不過那張糾在一起的哭喪臉,表情就像被人倒了帳一樣可憐兮兮,辛巴達忍不住伸出手摸摸他的頭安撫他。
 
怎麼覺得自己像在哄小孩似的。
 
被摸著頭的阿里巴巴,似乎稍微平靜了一點,隨後說道:「我也……想在辛巴達先生心裡占有一點份量啊……」
 
辛巴達心裡一個小小的衝擊,這如同撒嬌一般的示好令他莫名開心。
 
比起同情或心疼,那眼角濕潤一臉委屈的樣子,更多的是令他覺得可愛。
 
「那麼,不如阿里巴巴來試著主動奪走我的初吻吧?」
 
「辛巴達先生不是說沒有初吻了嗎?」少年嘟起嘴,上揚的目光盯著他,臉上是充滿質疑的不滿表情。
 
「上次是我主動,但還沒有被男孩子主動親過呢。如何?這樣就公平了喔。」對應的是男人那一貫調戲女性時的微笑。
 
話一說完,辛巴達自己也覺得可笑,就算是安撫的玩笑但怎麼會提出這麼如此荒謬的提議?難道自己也不正常了?
 
眼珠子骨錄的轉了圈,少年想了想,接著不確定般地問:「真的……可以嗎?」
 
少年的樣子有些猶疑,身子卻已稍稍朝自己的方向傾斜了過來。
 
「……嗯。」不經意的玩笑,卻有被徹底實行的趨勢。
 
但也不能否認,他其實多少知道醉酒之人是有可能把這些話當真並且實行的,若是清醒的阿里巴巴或許就不可能如此主動了。
 
少年的身體逐漸朝自己靠近,辛巴達也清楚,目前事態的發展有一半可以說是自己在某種下意識中引導出來的,他究竟希望從這少年身上的得到什麼呢?
 
一般來說,作為一個胸懷坦蕩、正直誠信的大人應該要制止這種事的吧?
 
雖然不想承認,但目前的自己簡直像個誘拐犯。
 
少年的胸膛貼了上來,大腿也跨上自己的腰間,那明顯比自己小了許多的身子骨,好像雙臂隨意一環就能緊緊圈在懷裡。
 
迎合著少年的動作,辛巴達順勢將自己的右手慢慢搭上阿里巴巴的後腰,慢條斯理地看著少年接下來的動作。
 
少年清秀的臉蛋已近在咫尺,鼻腔呼出的酒味清晰可聞,到底該不該阻止?一早醒來這男孩肯定會後悔的吧。
 
不過一想到少年那羞愧得無地自容的可愛表情--
 
好像……也不壞。
 
沒來由的,對於這樣帶著禁忌氣息的發展他竟感到有些期待。
 
這是不能隨意出手的對象,不過,只是接吻的話應該沒什麼關係吧?而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就在那微張的嘴唇快要貼上自己的瞬間,少年卻停下了動作。
 
「……阿里巴巴?」
 
「這種事情……果然、還是很奇怪的吧……」醉酒的少年,似乎還是維持著那麼一點常識判斷力的。
 
或者該說,似乎開始有點恢復清醒,貼近的臉蛋稍微退開了些距離。
 
對辛巴達來說,一種放在眼前的糖果要被硬生生收回去的焦躁感油然而升。
 
「……下次可是沒有這種機會了喔?」男人拋出誘惑般的低語。
 
明知道這不是什麼恰當的行為,但心底那股未知的躁動卻叫囂著不能就這麼不了了之,讓他忍不住如此開口。
 
他辛巴達提出的接吻邀請豈有這麼被拒絕的道理?
 
然而少年看著他一臉躊躇,深鎖著清秀的雙眉卻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阿里巴巴討厭我嗎?」辛巴達不禁更進一步誘導他。
 
而一開始為何阿里巴巴要避免自己喝醉的真正原因已經被遺忘了。
 
「不、不是的……」少年搖了搖頭。
 
「那是討厭和我接吻嗎?」
 
「也……不是……」少年目光四處游移了一陣,懦懦地回答。
 
「那就沒問題了不是嗎?」男人伸出左手輕輕撫上少年的臉頰,大姆指有意無意地摩娑著軟嫩的唇角。
 
少年迷離的目光征征地看著他,像在思考他說的話,也沒有制止他的動作。
 
辛巴達索性自己稍微將臉朝阿里巴巴靠近,輕道:「來……知道怎麼做嗎?把嘴巴張開。」
 
彷彿受到了蠱惑,阿里巴巴照著他的話做了,另一方面,辛巴達搭在他後腰上的右手,也輕輕將他壓向了自己。
 
胸口一陣熱度,少年的胸口貼上了男人的胸膛,鼻頭碰在了一起,然後便停了下來。
 
少年還在遲疑著,那幾乎要貼在一起的唇口並沒有更進一步,彼此混雜著酒精味的呼吸卻在周圍瀰漫著。
 
「……把舌頭伸出來。」男人輕聲道。
 
猶豫了幾秒鐘,少年依然照做了。
 
若不是知道少年醉了,那被酒氣薰紅的臉頰就像在宣揚著他的羞赧。
 
舌尖輕輕碰到了辛巴達的嘴唇,那突來的觸感令少年彷彿受到驚嚇,舌頭稍微瑟縮了回去。
 
接吻沒有完成,但兩人距離並沒有拉開,他有些慌張地看向男人在眼前放大的臉孔,企圖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男人只是微笑,專注而認真地看著他,就像在等待他的下一步動作。
 
互相凝望了片刻,少年只好繼續緩緩將舌頭伸出,有些怯懦地試著舔舐男人的嘴唇。
 
感受到嘴唇傳來阿里巴巴舌頭濕漉的觸感,在被輕舔了幾下後,辛巴達也伸出舌頭交纏上去。
 
「啊……」
 
對於男人的動作,少年有些不知所措,但對方的動作並沒有粗暴到令少年想推開他的程度,不知如何應付的情況下就這麼被入侵了唇腔。
 
反應過來時,兩人的嘴唇已緊緊貼合在了一起。
 
 
 
 
============================
對不起我可能要上肉了(掩面)肉食不適者下一期請迴避~XDD
順便提一下,喜歡糖的記得趁現在多吃點,過兩集我準備對這兩位開虐好一陣子了= ▽ =
說起來這兩位完全是先上車後補票啊...辛您真是糟糕大人的示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