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光與影 {四十四} = §

咢淡淡望了來人一眼,知道是南樹後,又撇過頭去。「……不需要你管。」
他不會參與AT的一切活動的,退隊也無妨,反正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你真的……不打算碰AT了?」南樹有些艱難地開口。
 
「……」咢只是沉默,不回應也不看他。
 
「你這算什麼?亞紀人他又不是死了!」看著咢的模樣,南樹忍不住喊道。
 
亞紀人的事,他們也很難過,可最終還是得打起精神過日子,但這隻鯊魚,那天之後一直都是這樣,他無所謂,但身邊可是一堆人替他著急,這傢伙不會打算就這麼一直下去吧!?
 
咢聞言,眼瞼不明顯地動了下。「……你閉嘴。」
 
「你到底想逃避什麼?你以為不碰AT亞紀人就會醒過來嗎?」
 
「你懂什麼?如果沒有亞紀人的話……」
 
「口口聲聲說是因為亞紀人,其實你心理根本沒有亞紀人吧?」
 
這話令咢一震,他總算轉頭望向南樹,不悅地瞇起了眼。「……你說什麼?」
 
「難道不是嗎?不然你倒是說啊,為什麼那之後,你一次也沒再去醫院看他?」南樹質問著,即使他心裡多少也清楚咢之所以沒有去看望亞紀人的理由。
 
「我……!」咢激動地想辯駁什麼,然而話到嘴邊卻猛然停住了。
 
為什麼不去?他何嘗不想?但……他沒有臉見亞紀人。
「我……保護不了他……」握緊了手心,咢內心的掙扎一字一句艱澀地透出喉間。
總說著要保護亞紀人的他,卻讓亞紀人變成這個樣子,他拿什麼去面對亞紀人……?
他沒有勇氣,他厭惡這樣的自己,他害怕看見靜靜躺著毫無生氣的亞紀人,害怕面對他可能再也醒不過來的事實……!
「你讓我拿什麼去見他……?如果不是我帶他去參加那種比賽的話……」
咢的神情充滿自責,再度提起這樣的事,讓他覺得胸腔又塞滿了那股窒息般的悶痛。
 
眼角熱了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佈滿了眼眶,正模糊著他所看見的一切。
 
南樹看著這樣的咢,他深深明白咢的心裡比誰都要痛苦,此刻什麼指責的話他也開不了口了。
那個自我又狂傲的凶狠鯊魚居然也出現了這般脆弱的時候,恐怕他所承受的打擊,並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能體會的。
「……即使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我想亞紀人他……心裡還是相當喜歡AT的。」相當突然地,南樹這麼說著。
 
「烏鴉……?」
 
「亞紀人他……曾向我說過一句話呢。」南樹的表情柔和了下來,然後有些感嘆地接著道:「他說……你就是他飛向空的羽翼。」
 
咢瞪大了眼睛,這時他的腦中浮現出亞紀人在逐漸坍塌的工廠中微笑的身影。
好像有什麼聲音閃過腦際,輕輕地,當時他沒聽清楚的話,此刻卻好像清晰了起來。
 
『從那天起,我一直以我的羽翼早已備著斷,但後來,我卻遇見了新的羽翼……』
 
亞紀人說的那個羽翼,指的就是他嗎……?
 
「我想亞紀人他一定是希望,藉由你這雙羽翼來飛向那片天空吧……」南樹邊說著,邊抬頭望向那寬廣無盡的藍天。
他明白的,不只是咢,對亞紀人而言,咢也是他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是能夠讓他獲得自由的翅膀。
「所以,如果連你都失去了想飛翔的心,那我想對亞紀人而言,他的無限之空也……消失了。」
 
南樹的最後一句,令咢內心一陣衝擊,心頭那股沉甸的憂鬱並未散去,然而交融著這股傷感,他卻好像明白了什麼。
緩緩低下頭來,他不語。
 
此時,南樹從身上拿出牙之玉璽,放到地上。「這是你和亞紀人的東西,現在還給你,該怎麼做你自己決定吧!」
想說的他都說了,他沒有權利幫咢決定什麼,但他相信咢一定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說完,南樹便乘著AT一跳,在度回到地面上和小烏丸等人繼續練習。
 
南樹走後,咢起身,他走至玉璽前蹲下,拿起它,緩緩放到胸前。
咢咬牙,緊緊抱住了玉璽,似乎有什麼東西滴落了,濕開了玉璽。
 
「亞紀人……」深鎖著眉頭,咢的臉上沾滿了溼熱的液體,直到現在他才明白,他真正該做的是什麼。
沉靜的午後,一切平靜的校園內,頂樓上的小小身影在內心下了某個決定。
 
 
 
************************************
 
 
 
隔天,亞紀人所在的病房內,出現了咢的身影。
他站在病床旁,看著亞紀人沉靜得彷彿睡著般的臉,臉上出現了近日來沒再出現的難得微笑,儘管帶了些憂鬱,卻是相當柔和。
「我來看你了,亞紀人。」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