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光與影 {三十九} = §

 咢幾乎看傻了,為什麼亞紀人會出現這種表情?保護?面對這群不擇手段也要得到玉璽的混帳?這怎麼行!
然而咢還來不及說什麼,只見亞紀人回過身來半蹲著,開始動手解開他的AT。
 
「亞紀人……?」咢疑惑地看著亞紀人的舉動,亞紀人不打算逃走卻脫下他的AT,難道……!
 
亞紀人沒有理會咢的反應,繼續將咢的AT穿到自己腳上,他不可能丟下咢,所以只能選擇這麼做。
自從進了哥哥牢籠中的那天開始,他放棄了AT,儘管多麼渴望那近乎飛翔的感覺也不再奔跑。
把一切都交給咢,遺忘了自由的感覺也無妨,如果那就是哥哥的期望,那就這樣在牢籠內腐朽吧!
逃避、逃避、逃避,當個不會AT的亞紀人就好,反正他不過是哥哥的道具,反正還有咢在,咢會替他戰鬥的。
但那一天,貝希摩斯一戰,咢第一次……求他在最後一擊的牙借予他力量。
是的,他回應了咢,他在牢籠中踏出了那一步,不是為了拿回玉璽,是因為頭一次他感受到咢需要他。
而這一次,咢同樣需要他的力量,或者該說,他想成為咢的助力,他不想逃避。
 
對不起了,海人哥……這次,或許要永遠離開那個牢籠了。
原本認為,若那就是哥哥的愛,那捨棄自由永遠待在牢籠裡也罷,因為有時後儘管可怕,但哥哥對他而言仍是無可取代的存在。
可現在他明白,比起那陰暗的牢籠,他有更需要去做的事,他必須……保護咢!
「那次超獸戰後我一直在想……」亞紀人突然開口,引去了咢的注意。「原來能和咢一起飛向天空是如此幸福的事,可以的話,我想和咢一起戰鬥,一起……獲得自由。」亞紀人笑著,是不再迷惘的笑容。
 
「喂,不會吧?那小子真想跟我們打?」明子身旁一人挑著眉,不敢置信地說道。
 
「哈,聽明子說他對AT好像一竅不通的樣子,我看是不用打了。」他隔壁另一人好笑地接著說,目光裡盡是不屑。
 
「乖乖把玉璽交出來不就得了?不小心弄傷你可愛的臉蛋我可不負責喔!」又一人語帶嘲諷地站了出來。
 
這時,亞紀人也穿好AT站了起來,在被瀏海蓋住目光的臉上,笑容似乎變了。
「是嗎?你們真的這麼想?那我來告訴你們一件事好了……」亞紀人轉身面對眾人,將臉上的眼罩拆下,抬起臉,卻是不慍而怒的笑容。「原本的牙之王……可是我亞紀人喔--」
 
咢發楞地看著眼前的亞紀人,亞紀人他……生氣了?
這一瞬間,在場所有人都傻了,因為亞紀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是王者的氣息。
 
「這……不會吧……是……牙的技影……!?」最震驚的莫過於明子了,亞紀人不是不會AT的嗎?怎麼可能出現這麼強大的技影……!
 
收起笑容,亞紀人垂下目光,凝聚精神,究竟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呢?他沒有把握,但他非做不可。
拜託回憶起來吧……存在這身體之中,屬於牙之王的記憶……只有這一次也好,他必須回到過去牙之王的姿態,需要能夠運用玉璽的力量……
『我想保護他!拜託回應我吧……牙之玉璽!』
「你們不過來嗎?那麼就讓我先動手吧!」
 
亞紀人說完,俯身向前疾馳,接著一個掃腿,虛空之中便出現了一道牙朝人群中而去。
暴風聯隊由於過於吃驚而閃避不及,居然掃中近三分之一的人數。
 
「真的是……海王之牙……!」明子的吃驚幾乎沒有中止過,如此巨大的牙,威力比起咢簡直毫不遜色,怎麼會……亞紀人真是原本的牙之王!?
 
在明子訝異之餘,其他沒有被波及的人也開始了行動。
 
「可惡!開什麼玩笑,居然又冒出一個王!?」
 
「管他的,一起上,都做到這個份上了,怎麼可以白白讓玉璽溜掉!」
 
「是啊,他還要保護AGITO,我倒看看他能撐多久!」
 
一陣叫囂之中,所有人接二連三地朝亞紀人進攻,其中也不乏攻擊咢以讓亞紀人無法專心的偷襲。
然而亞紀人卻不可思議地一一擋了下來,並且不斷以牙回擊,雙方你來我往,全繞著亞紀人為中心戰鬥。
近身是凌厲的足技,遠程是強大的海王之牙,亞紀人的動作全是一連串高難度的技巧,擊退、再擊退,完全沒有休息的時間。
 
「嘖……!搞什麼,根本完全打不到他。」剛從前線退回來的其中一人忍不住抱怨著。
好可怕,這就是王的無力?他的身體明明那麼瘦小,為什麼可以承受所有人的攻擊?
 
情勢再度翻轉,血痕之道的暴風聯隊中已經開始有人因嚴重的負傷而無法參戰,甚至有人已放棄奪取玉璽而待在一旁觀望,人數頓時銳減至一半,局勢呈現一面倒。
咢也看得相當吃驚,在一邊保護他的強況下,卻還能打得對方毫無招架之力……?
打得太順利了,甚至有些詭異,連他也很難做到這種程度,而亞紀人卻辦到了?是因為亞紀人太強?不……有可能是這麼令人安心的理由嗎?
突然,咢似乎察覺到不對勁,連忙大喊:「快住手!亞紀人!別再使用牙了,你的身體會無法承受的……!」
 
亞紀人純白的長褲上已開始滲出血跡,和當初超獸戰的宇童晶一樣,肌肉細胞無法承受而破裂,嚴重的內出血滲出大腿,沉重的負擔壓迫著亞紀人的雙腳。
一般來說要使出如此強大的牙必定要犧牲使用次數,但亞紀人為了不讓人有機會靠近咢,幾乎是以極短的時間間隔在使用玉璽,頻繁的程度明顯超出了身體的負荷。
而且亞紀人的身體比起宇童晶更加瘦小,在使用的限制上更是超出許多。
 
亞紀人不是不知道這樣的後果,他也很清楚聽見了咢的喊話,但卻沒有停止發出牙。
他不能停,一旦停下,他便不知道有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除非把所有的敵人都打倒,否則至少要等到咢能恢復行動。
冷汗自亞紀人額際不斷泌出,大腿劇烈地刺痛著,幾乎要抽走他全身的知覺,只差這一步了……拜託,撐下去!只要把剩下的人打倒的話……!
 
「亞紀人……!!」見亞紀人幾乎不為所動,咢焦急大喊著。
夠了,住手,快住手,即使靠著玉璽的力量,牙的威力也沒那麼容易承受的!
亞紀人身體的動作已經開始變慢了,這樣下去……!
 
「對不起,咢。」亞紀人充滿疲憊的臉微微一笑。「馬上就好了,讓我……再撐一下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