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光與影 {四} = §

「哇靠,你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搞成這副樣子回來?」南樹看著剛回來的亞紀人那滿身的土灰和膝蓋邊破掉的褲子,不禁如此呼道。 「呃……抱歉,我剛剛不小心跌倒了……」亞紀人有些心虛地笑了笑。 這時南樹微微瞇起了雙眼,一手提著下巴,突然專注地看著亞紀人。「怎麼了?好像沒什麼精神?」 「咦?有、有嗎?」亞紀人小小地震驚了下,他以為他看起來應該跟平時沒什麼兩樣才對。 「哼哼,想瞞過本大爺這雙神眼,你還早得很呢!」說著,南樹用雙手食指將自己眼角部分的眼皮往上拉高,讓眼睛形成好笑的一條線,然後將臉用非常近的距離靠向亞紀人。 亞紀人望著那張近距離的可笑特寫,可惜心裡邊卻是一點也笑不出來,只是有些尷尬的扯開嘴角淡笑了下。 這時,南樹結束了搞笑的動作,隨後用一隻手壓下了亞紀人的頭,接著便回復一本正經的模樣說道:「我呢,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啦,不過有些事要是憋在心理面那麼不舒服的話,那還不如說出來得好。」 亞紀人聽南樹這麼說,只是淺淺一笑,接著垂下臉,有些憂愁地說著:「阿樹,我問你喔……如果……咢也和我一樣,擁有一副身體的話,你會怎麼樣呢……?」 「啊?」南樹整個眉間皺在一起,以極度誇張的模式表現了他的困惑。 「就是……我和咢都能同時站在你面前的那種情況的話……」亞紀人試著解釋他剛才說的話。 「你在說什麼啊?你和咢不是雙重人格嗎?」他倒是沒聽說過雙重人格還能分裂出另一個身體的。 「我……」亞紀人欲言又止,依舊沒再接下話。「算了,沒什麼啦!」 亞紀人一陣苦笑,然後便頭也不回地繞過南樹走回自己和咢的房間,留下還在原地不明所以的南樹。 這種時候,就算是問了阿樹的意見又如何呢?真正要做決定的人是咢啊……亞紀人無奈地想著。 ************************************ 夜晚,亞紀人一如往常地早早便上床睡覺了。 「晚安了,咢。」和平時的日子一樣,亞紀人微笑道安後倒頭便睡。 『晚安,亞紀人……』咢也如同平常一般地回應。 只是,亞紀人這自然到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般的態度,反到讓他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奇怪,倒像是刻意偽裝出來的一樣。 是因為不想破壞現狀所以才刻意這樣壓抑自己嗎?為了讓他放心,不讓他對回到自己身體的事情有所顧忌…… 又或者,是真的覺得多了一副身體也無所謂? 若真要說有身為雙胞胎對另一半的直覺的話,那麼他八成會認定是前者了吧--…… 深夜,隨著指針的流轉,亞紀人已陷入深沉的睡眠,今晚他沒再偷偷溜進南樹的房間去,而是乖乖待在自己房裡。 理由為何,或許只有當下身體的主人和另一個靈魂知道。 房間的主人已經熟睡,本該毫無動靜的房裡,房間主人的其中一隻手卻微微有了動作,先是輕微動了下手指,接著便整隻手舉起,將亞紀人臉上的眼罩移至另一邊。 隨後,另一隻顯露在外的眼睛慢慢睜開,在從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下透出金色的光芒。 咢顯然並沒有睡著。 在身體轉為他主控之後,他慢慢地自床上爬起,接著下床,若有所思般地望著窗外今晚格外皎潔的明月。 在朦朧的雲霧中依然不掩純淨潔白的月色映著咢金黃發亮的瞳孔,他闔起了眼,然後又開啟,接著走至房內一面和人同等大小的鏡子面前。 咢望著鏡中的自己,下意識地用手指碰觸那張在鏡子中眼罩方向反過來的臉龐。 「對不起,亞紀人……我想,這是我待在你身體裡的最後一個晚上了……」咢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難得地特別憂鬱沉重。 「或許,說什麼為了保護你而存在根本是騙人的吧?因為我比誰都清楚,我現在想做的事情有多麼自私。我啊……不過是嫉妒那些……可以碰觸到你的人而已……」他的額頭頂住了鏡中的自己,咬牙,諸多的思緒正不斷折磨著他的腦細胞,他感到似乎比平常多出了一千倍的煩悶。 即使他明白亞紀人並不會聽到這些,但還是繼續將話接了下去:「想保護你的話,或許待在你的身體裡是最好的,你遇到危險的時候,我不必擔心我不在你身邊。可是……當你不讓我出現的時候,我什麼也做不了……當你和烏鴉在一起的時候……抱住他的時候……我……什麼也做不了……這就是我沒有身體失去的優勢吧……」咢微微扯開的嘴角,出現了像自嘲般的苦澀微笑。 「我想過,只要可以一直看著你就好了……可是當我知道我可以擁有一副身體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般無私偉大,我……不想只是待在你的身體裡看著你……」說著,他伏貼在鏡子上的手掌驟然握緊。 究竟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當初早已下定決心,只是為了保護他而已,只要能看著他笑,那就是全部,除了這個以外他不需要其他,牙之王的名聲、地位……甚至是現在可以得到的一副〝身體〞。 對,不是為了亞紀人的東西,他都不需要,即使只是一個想法。 可是,為什麼如今……他卻如此害怕這種沒有身體隨時會消失的感覺呢?明明在那個時候,他認為只要有人能保護他,即使他不在了也無妨的。 然而直到南樹出現,他才發現……〝他不想把亞紀人讓給任何人!〞 不只是保護,他比自己想像中更想獨占亞紀人,雙重人格也好,雙胞胎也罷,他並不想抹殺掉這種感覺,因為他比任何人都要喜歡亞紀人啊! 咢深鎖著雙眉,對著鏡中的自己接著道:「可是你放心吧!亞紀人。就算我回到自己的身體,你也不會不完整,因為無論如何,我還是會待在你身邊。只有影子的話,終究沒有存在的價值,我是為了保護你而誕生的,只有這一點,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會改變。」 咢說完,向後移動了幾步退離鏡子,看著鏡中眼罩反過來的、那像是亞紀人的臉,他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晚安了,亞紀人,我要回到自己的身體去了,祝你有個好夢--……」 ==================================== 第四集了,因為拖了很久才打上來,也因此修稿修得比較完整,老實說蠻喜歡這集咢的那一段自白的(笑) 這次放上來的圖是一時的塗鴉,然後用電腦稍微美工過而已 (汗)因為實在沒什麼時間畫新圖了~||| 不過下一次是放亞紀人喔~雖然一樣只是塗鴉啦…… = = 話說回來,真怕文越寫越悲啊~(雖說它並不是悲文)畢竟我得承認我最近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了(嘆) 〝討厭身邊的一切事物,突然覺得其實所有的人事物,看了也大多是礙眼的,如果世界毀滅多好,雖然少了快樂和笑聲,可是悲傷和痛苦也可以一併消失--……〞 真正痛苦的是,連痛苦這樣簡單的事也說不出口…… 啊……別理我的瘋言瘋語,請大家還是繼續支持咢亞吧~(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