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光與影 {二十六} = §

本文: AT馬達的轉動聲,犀利地劃破冷凝的空氣。 迎著冷冽的夜風,在月光下呼嘯而過的嬌小身影,跳躍、穿梭過一個個不等的建築與街道。 咢奔馳著,竭盡全力般地。 接獲亞紀人的消息是在十幾分鐘前,據說是被個灰白長髮的男子帶進飯店了,當然依據所有情況和特徵來推斷,除了海人不會有其他人了。 亞紀人是被這個最棘手的熟人給帶走的,關於這一點咢還真是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但總體而言大概也不是什麼好事。 『這件事你不要插手。』這是出門前他對烏鴉說的。 得知飯店位置和房號後,咢就立刻出發了,原本南樹要一起去的,卻被咢擋下了。 不為什麼,只因這本來就是他們的家務事,他並沒有打算把其他人一起扯進來瞎攪和,而他也不覺得憑他牙之王出手去救人,還得拖著這隻笨烏鴉才能成功。 再說了,從來只有警察找暴風族麻煩,哪有暴風族閒來沒事自己去找警察麻煩的? 他並沒有把事情鬧大的打算,所以還是他自己一個人去處理最為恰當。 「可惡,海人那混帳到底又想幹嘛……」咢低聲呢喃著,專心望著前方的金瞳閃動著些許不安,靠攏的眉間又更收緊了一些。 亞紀人現在怎麼樣了呢?海人不會又拿鞭子打他了吧? 心緒有些混亂,咢又加快了腳下奔馳的速度,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除了跑,他只能祈禱亞紀人什麼事都不要有。 ************************************ 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在耳邊響起的衣服撕裂聲,還有哥哥那看起來飄忽著瘋狂的眼神,令他陌生的笑容。 第一次覺得海人的哥哥的力氣好大好大,到底有沒有反抗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身上留下的瘀痕還有刺麻的痛楚,發軟的雙腿和無法站直的身軀。 還有呢? 啊,對了,還有流進嘴巴裡的……鹹鹹苦苦的味道。 那是咢出現之前的事了。 而在那之後,這樣的事情還是持續發生著,只是他一次也沒向咢提起過,甚至,應該說刻意隱瞞吧…… 正因為咢對他而言是重要的存在,所以他說不出口。 在咢的眼中他一直是天真而單純的,彷彿不受污染一般,就因為他明白咢是怎麼看他的,所以他更加難以啟齒。 自己一直持續著如此污穢而不堪的事,咢知道了會怎麼想、怎麼看呢? 撇開這點不談,即便知道了,或許只會令情況更加複雜也說不定。 畢竟海人不是別人,是親人、是共同生活的人,總不可能真的拿把槍架在他的腦袋上把他斃了。 脫離海人哥哥後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不曾去回想了,那樣的事,還有自我嫌惡的心情,怕被咢發現的恐懼。 然而現在,又回到這樣的情況了,不同的是,咢已經不在自己體內了。 他可以慶幸著之後不必再被咢追問發生了什麼事,不必費盡心思思考各種理由和藉口,然而這次卻多了更多的無助和失落。 「……咢……」緊緊咬起了下唇,亞紀人的眼光黯淡了下來。 啊啊……為什麼……胸口會悶得如此難受呢? 「嗯?你剛剛說了什麼嗎?」海人只微微聽到亞紀人的低喃。 「……什麼都沒有的,哥哥。」背對著海人,亞紀人柔順而乖巧地回答,微笑的嘴角卻有種面無表情的錯覺。 「喔?嗯……對了,重頭戲時我看來加點樂趣吧?把手綁起來還是把眼睛矇起來呢?順便來點酒助興好了……」海人說著站了起來,臉上帶著心情愉悅的笑容,為了準備他的助興道具邊說邊走出了浴室。 「……」亞紀人依然趴伏在浴室邊緣,然而頭連轉都沒轉一下,好像海人說的是一件與他完全無關的事一樣。 海人走到房內的大桌子前,目光剛向一旁的冰箱望去,便察覺到窗戶外頭似乎有什麼聲響。 緊接著,窗前閃出了一道黑影,『砰!』地一聲窗戶應聲破裂,和著清脆的聲響碎玻璃散落了一地。 輪鞋的轉動聲刺耳地竄入屋內,破窗而入的咢赫然出現在海人眼前。 「A……AGITO……!」對於突如其來的狀況,海人頓時怔住,瞠著雙目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咢。 「唷,真是好久不見了……海人。」原本半屈膝的咢站直了身體,臉上似笑非笑地扯開了嘴角。 ==================================== 真不可思議,拖了快兩年這篇文居然被我生出下文了XD(雖然劇情很短) 但這大概是近期內會發的最後一篇了吧~因為如果時間趕得及寫完後續的部份,也許會在暑假出這個本也說不定(當然前提是要寫完,其實我自己還蠻擔心的= =||||) 所以部落格的連載暫時就先貼到這邊了,對大家感到很抱歉,因為我又停在這麼令人在意的地方XD 謝謝大家長久的支持(講得好像完結一樣XD),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在後記上跟大家見面囉~(雖然我真的沒什麼自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