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至FB: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關於部落格
公告:
搬家囉~目前在FB專頁活動中:https://www.facebook.com/xxweady/
  • 904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 光與影 {三} = §

「這……這是……我……?」亞紀人盯著床上那和自己幾無差別的容貌,不禁向後倒退了幾步。「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是誰?為什麼和我一模一樣?咢……我看到的東西不是真的吧……」亞紀人慌了起來,雙手抓住自己的頭部,開始問起心裡頭的另一道聲音。 但咢並沒有回應,他不知道這種時候他該說些什麼,因為或許他目前比亞紀人更加混亂。 現在這樣,簡直就像是……〝雙胞胎〞? 「這個人……簡直就像另一個我一樣……可是另一個我是咢啊,咢現在在我的身體裡……所以……不對……咢在我的身體裡啊……那這個又是什麼……」亞紀人已失去冷靜的思考能力,他喃喃地念著自己腦中一瞬間閃過的多種訊息,但卻完全無法統合。「他是哥哥來探望的病人,所以和哥哥有關……可是哥哥只有我一個弟弟啊……如果有另一個,這麼多年我怎麼可能不知道……誰……到底是誰……哇啊啊啊啊!!」亞紀人失去理智般地大叫。 『冷靜一點!!亞紀人!』見亞紀人如此情況,咢立即大喊道。 同一時刻,亞紀人身後傳來一陣極大聲門被推開的聲響,〝砰〞的一聲立時令亞紀人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亞紀人捂著頭的手稍稍地放鬆了下來,他慢慢地回過頭,只見契之王卷上伊根正站在門邊看著他。 「看來還是被你發現了呢!」卷上劈頭便如此說道。 ****************************************** 從醫院至南樹家的回程路上,亞紀人背對著夕陽,踩著自己的影子,獨自緩慢地走著。 「吶,咢……今天卷上醫生說的話……你有什麼感覺嗎?」在略帶沉重憂鬱地氣氛下,亞紀人目光有些無神地問著。 『……不知道,因為她今天所說的那些話,我到現在還是很難接受……』 一個小時前--…… 『現在……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了嗎?』 卷上在亞紀人情緒平復後便將他帶回了自己的辦公室,目前,亞紀人正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和卷上面對著面,面容沉重。 『我是不知道你怎麼找到那一間病房的,不過你應該也發現了吧?那個人……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嗯。』 『或許你不知道吧?你當年出生的地方,就是在這家醫院。而且,當年出生的是一對雙胞胎,一個是你,另一個就是你剛剛病房裡看到的人,也就是你現在體內的牙之王--咢。』 『什、什麼……!?』雙胞胎!?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和咢是雙胞胎!?咢不是……他的另一個人格嗎?而且,如果是雙胞胎,又怎麼會在他的體內? 『我想你大概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從小會在拖車裡長大吧?』卷上單手拖著自己的臉,嚴肅地凝視著亞紀人。 『咦……?』亞紀人不怎麼明白卷上話中的意思,只是,長久以來,他似乎也把住在拖車裡這種事視為理所當然……? 『其實,據我的了解,你、咢和海人,以前是有自己的房子的,不過,後來卻因為不明原因失火,全燒了。』 『燒了……?』 『嗯,似乎是人為縱火吧!呵,這搞不好和你哥那瘋狂的個性招人忿恨有關呢!』卷上攤開雙手笑了笑,又接著道:『那時候,年紀還小的你和咢都驚險地撿回一條命,不過都受了傷,你是頭部遭到掉落木板的撞擊,咢則是嚴重灼傷。之後,不知道是因為你年紀太小還是因為受傷的關係,長大之後的你似乎完全不記得咢的事了。』 『怎麼會……那……咢呢?』 『他雖然搶救成功,傷也治好了,卻很離奇地一直沒有醒過來,雖然有呼吸心跳,但是就像現在這樣並沒有意識,而且原因不明。之後海人偶爾都會過來,不過似乎並不想讓你知道這些,他或許是認為你知道了也沒有什麼幫助吧?直到你的雙重人格出現,我想海人也注意到了,那應該是……你的另一個雙胞胎--咢,闖進了你的意識裡吧!而且他似乎也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就這樣認為他是你體內的另一個人格。雖然這種事可說是超乎常理,但我們也只能這麼推測了。』 『可是……妳是怎麼知道這些的?』亞紀人對此深感疑惑。 『呵呵,Tool Toul To道具屋的情報網可是很廣泛的呢!何況你和咢又是和我們關係密切的八王之一,不是嗎?』她說著便面帶笑容地向亞紀人眨起了一隻眼。 『唔……那麼咢還回得去自己的身體嗎?』 『牙之王的身體,我們一直用Tool Toul To的技術維持在最佳狀態,馬上用AT使用高難度的技巧也不成問題,不過我們無法確定他是否有辦法靠自己的意識回到身體裡。當然,是否要繼續讓他待在你的體內也是看你們的決定,我們不會進行干涉。』 「很不可思議對吧?沒想到咢和我居然是雙胞胎……」亞紀人微微扯起嘴角想保持一點笑容,但不知怎麼地他開心不起來,這件事的衝擊太大了。 『……』咢默然,沒接下他的話。 儘管如此,亞紀人還是自個兒又繼續說了下去:「沒想到我昨天問的問題咢居然這麼快就遇到了,咢……一定想回去自己的身體吧?」他有些悶悶地踢了下路邊的石頭。 『……你希望我回去嗎?』咢反問。他突然想起昨天亞紀人所說的〝感覺〞,或許指的就是有可能會真正一分為二的預感吧? 這時,亞紀人停下了腳步。 「那原本就是咢的身體啊……咢就算回去,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他很勉強地自口中擠出這樣的一句話。 『我倒覺得,你這話像是對著自己說的。』不像回答,反倒像是在安慰和說服自己一樣。 亞紀人苦笑了下,抬起頭仰望天空。 「咢……就算只是影,也是很重要的喔!」他說著,接著低下頭用手指著自己地上的影子。「你看像現在這樣,因為陽光照射,所以在這裡會反映出影子。可是啊……如果哪天陽光照射卻看不到亞紀人的影子的話,那麼亞紀人就不是原來的亞紀人,就不完整了。看不到影子,簡直就像幽靈一樣不是嗎?所以……咢如果消失了,亞紀人也完蛋了呢!」說到最後一句,亞紀人又是一個五味雜陳的笑容。 『我不會消失的。』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和咢分開……」亞紀人收起笑容,眉間輕蹙起來。 『……』 「咢,你會回去嗎……?」亞紀人不由自主地問了這麼一句話,可當下他又馬上後悔了。 『我……』 「啊!時間不早了呢!我們得趕快回去了!」沒等咢說完,原本靜止的亞紀人突然快速地奔跑了起來。 咢見他這樣,便不再多說什麼,他明白亞紀人目前還沒有心理準備去接受他的答案。 亞紀人心裡亂慌慌的,只是一味地踩著不穩的腳步奔跑,突然間,他踩到路邊的一顆小石頭,原本就不穩的步伐就這樣讓整個身體失去平衡,亞紀人在跑步的狀態下,很用力地整個人跌在地上。「哇啊!」 『亞紀人!』咢緊張地大喊。 亞紀人摔得全身發痛,但依然很勉強地從地上撐起一隻手,然後轉為坐姿。 「哈哈……我真是的,運動神經果然和咢差很多呢……」亞紀人摸著自己的頭自嘲著,臉上的笑容卻隱隱約約地不自然。 『亞紀人……』 「腳好痛喔……哈……我到底在幹嘛啊……其實根本不用跑也可以很快回到阿樹家啊!好像笨蛋一樣……」亞紀人越說頭便越低了下來,前額的劉海已蓋住了他臉上的表情,聲調亦變得有些奇怪。 『亞紀人,你……』咢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亞紀人咬緊了下唇,像在壓抑些什麼,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又繼續笑著說:「討厭啦,剛剛跌倒沙子跑進眼睛裡了……我沒事啦!咢。」他粗略地用自己的袖子拂揉過眼睛,接著很吃力地用雙手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咢就這樣看著亞紀人的一舉一動,可居然無法開口說出一句話,他覺得他說什麼都不對,可是沒有身體的他,在這種時候又能做什麼? 他焦急、他為亞紀人擔心,卻無能為力! 亞紀人站起來後,也沒有繼續前進,只是站著,然後咢只聽見他接著說道:「其實,咢根本不用在意我的想法啊!因為……其實我自己也很矛盾。」 『亞紀人……?』 「我……雖然不想和咢分開,可是有時候……」亞紀人舉起雙手,看著剛才自己因跌倒而略微擦傷的手掌。「當我發現我在現實中永遠也碰不到咢的時候,也會覺得很寂寞。」他苦笑著,然後繼續說道:「所以,咢如果真的想回去自己的身體的話,隨時都可以的。」 『……』或許是在思考又或許是在整頓情緒,咢沒再接話。 「好了,我們也差不多該快點回去了。」說著,亞紀人再度邁開步伐,因為剛才的跌倒腳上受了擦傷,亞紀人只能慢慢地走回到南樹家。 ================================= 打了快三個小時才打完,這一集打起來好累啊……(趴) 不過總算是把大致上的結構都交代完了,不知道大家對這種設定接受度高不高喔? 老實說我自己也猶豫了很久,因為認知裡實在很難把他們想成兄弟,不過我也不想突然冒出一個陌生身體,或者是一覺醒來突然身體分裂……||||(那樣不合常理吧?) 不過其實我自己看別人的文的時候根本不會在意那些說,倒是自己寫的時候反而多了很多限制跟要求,結果把自己搞得很累……= = 是說後半段怎麼寫得好悲情?呃……其實原本想寫得快快樂樂的,不過我想事實上要面對自己身體裡長期依賴的另一個人格分開,應該多少會有點不捨吧? 所以說……就變成這樣了= ﹏ =(不過事實上,應該也跟我想寫咢亞之間那種互動的私心有關吧?) 對了,雖然現在說還有點太早,不過這篇文其實是有H的……(雖然不多) 呃……這是我還沒開始寫的時候就預定好的啦……(汗)到時候要跟不能接受的大家要說聲抱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